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主页 > 共鸣新闻 > 教育 > > 正文

倒在出租屋里的外卖员:三年三辆车 20多万元债务

2019年12月15日 14:56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长春金融高等专科,lol520活动,雪隆包

吴德宏送外卖的电动车。新京报记者 祖一飞 摄

生命中的最后一年,除了送外卖,吴德宏大部分时间都在一栋二层小楼的隔断房里度过。

新京报记者 祖一飞

送完11单外卖,49岁的外卖员吴德宏倒在了南京的出租屋里。

二房东张女士最先发现异常。12月3日晚上八点多,她跳完广场舞回家,刚一进门,就看到租客老吴躺在客厅地板上,人已经没了生命迹象。

勘查完现场,警察联系上吴德宏的前女友陈丽珍,电话里只说吴德宏“有疾病了”。陈丽珍问在哪个医院,警察没回答,让她直接来朝天宫附近的安品街。

陈丽珍有种不好的预感, 挤进客厅的那一刻,她意识到人肯定是没了。吴德宏躺在地上,两腿叉开,嘴唇有些泛紫。

当天夜里,法医作出初步判断:猝死,排除刑事案件。

三年 三辆车

距离吴德宏倒地位置不到5米远的地方,停着他赖以为生的电动车。

送外卖三年,吴德宏换过三辆车。第一次买的是二手车,没骑多久就跑不动了。他又花3800元买了辆新车,结果某天早晨醒来,车子不见了踪影。他只好给旧车换上新电池继续跑。刚跑几天,电池又被偷了。

去世前骑的这辆,是2019年过完春节买的,车看起来还很新。

吴德宏的痕迹已经烙在车上。把手上包着的一双棉袖筒,袖口处磨得掉了毛。仪表盘旁边装着手机支架,下方挂着一副头盔和一个黑色棉布口罩。

最能体现车主身份的是车尾的保温箱。箱子固定得很牢靠,开口处挂了一把锁。在南京打工的吴胜曾多次听堂哥提起过他被偷餐的事。餐丢了,抓不到人,只能由骑手赔偿。还有一次,放在箱子里的小龙虾在配送途中翻洒,堂哥赔了190多元,“相当于那天白干了。”

吴德宏去世一周后,保温箱里残留的异味仍挥之不去。箱子的缝隙间,塞着一条数据线、一个手机防水袋,还有一件外卖平台的马甲。

据家人了解,除中途短暂尝试过UU跑腿等平台,吴德宏一直在做某外卖平台的众包配送员。相当于以兼职的形式送外卖,时间比较自由。但具体每个月收入多少,家人此前并不清楚,吴德宏从不主动提起。

直到他离世后,这个关乎面子的“秘密”才被揭开。

平台数据显示,从7月至今,吴德宏最多一个月接到过508个订单。那是11月,他绕着南京城骑了将近2000公里,换来5630.55元收入。

另一次超过5000元是在8月,当月他完成了471个订单。而收入最少的一个月,他挣了不到3000块钱。

12月3日离世这天,吴德宏骑了47.4公里,完成11个外卖订单的配送,获得酬劳140.8元。

去世前两天,吴德宏回老家看了趟父母。他的老家在马鞍山当涂县,距离南京只有60多公里,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。以往每隔一两个月,吴德宏就会回家看看。每次回来,他从不空手,蛋糕、盐水鸭,都给家里带过。去姐姐家走动,也会给姐夫带上瓶酒。

有次回家,和家人聊到猪肉涨价,吴德宏提了一嘴,说猪肉太贵,他连肉皮都好久没沾过。姐姐听在心里,悄悄买了50块钱猪肉腌好,临走前塞给了他。

去世前的这一次,吴德宏回村之后没去姐姐家。家人们有些意外,猜他是身上拮据,没钱买礼物,所以干脆不去。“房租一个月1200元,除去吃饭这些生活开支,他剩不下什么钱。”

吴德宏生前居住的房间仍保持着原来的样子。床前柜上摆着玻璃烟灰缸,里面留有一只南京烟的烟蒂。旁边还有半包苏烟和一个打火机。

吴德宏的床前柜上摆着玻璃烟灰缸,里面留有一只南京烟的烟蒂。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 摄

本文地址: http://gmx.org.cn/jiaoyu/293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南方车站的聚会,在“失序”和“寻序”中摇摆

上一篇:这种退烧方法重则导致肾衰竭,很多地方还在给孩子用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外卖 南京 时间 的是 骑手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共鸣新闻 版权所有 手机版